少天的戏份很少,打不打喻黄tag纠结了很久。

受启发于星球设计师系列
http://rofix.lofter.com/post/19074e_11e07d7d
手机用户麻烦到最尾处之前有在客户端设置过链接xxx

说在前面:这里不是地球,他俩实际上外星人。【但是跟地球人没什么两样x

*这个星球上的历法和地球有点不一样,一年360天,一共有12个月,每月三十天。

自己理解的世界观设定在文中会慢慢提及。

=====

喻文州撑起双手,晃了晃脑袋。走出被人戏称为“墓地”的地方,转动意外温暖的把手,听着室内嘈杂的声音,内心揣测是上一个人看什么东西忘记关了。

意料之外的,是个机器人在胡言乱语,在喻文州推门而入的时候转头看了他一眼,向他招了招手,然后继续说着喻文州听不懂的语法混乱的句子。

旁边是一个做工粗糙的架子放着满满的笔记本,看起来都很旧了——只不过是些一看就落满了灰,有些还可以翻翻看,喻文州估摸着从中拿起一本。在最显眼的地方一排新的本子,整整齐齐地放置在柜子里,还在书脊上写好了编码,喻文州抽出了第一个笔记本。

第一本的字迹工工整整,但是小小的。

“可惜是别国的语言,”喻文州遗憾地想,“不然还能看看解解闷。”

喻文州翻开另一本,字看得懂,只可惜是龙飞凤舞。喻文州把它放回了书架,

他继续往前走,是一张桌子,上面贴着一张“十年补番计划表”,列表里从许多很火的番剧到一些喻文州连听都没有听过的番剧都有,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心中推测这张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纸有没有可能是一位中年大叔写的。

桌上放着一个淡紫色的信封,喻文州拾起信封,看了一眼收件人是“下一位守夜人”,就打开信封并拿出信纸。

“下一位守夜人亲启:

你好啊!对独自在星球上生活十年是不是有些担心呢?

没关系,你要想我们是一个星球上的一家人啊,你不会孤独的。

顺便电脑里有很多资料,想学什么都可以,你甚至可以学着开个潜艇。

总之啊,这十年要加油过!

没事可以看看我的日记,在书架里很容易找到的!说不定会找到什么“惊喜”哦!

黄少天”

喻文州的嘴角弯了弯,他知道这封信的笔迹和那本放在崭新位置的笔记本是一样的,虽然很好奇他说的惊喜是什么,但是他还是选择先将乱糟糟的房间整理干净。

喻文州这个人吧,每天七八点起来在建筑旁边跑一圈,然后开始学习电脑里的许多课程,饿了就给自己煮饭吃,吃完试试能不能将吵得要死的机器人修好,入夜就停下手里的工作。每天周而复始,像一个始终不停的钟表。唯一的消遣就是读读那位自称是黄少天的人写下来的笔记,看看他到底给自己留的什么惊喜。喻文州刚看完第一年的日记,他有种松了一大口气的感觉。

“这个字还是看得清的……只是,累赘有点多啊。”

不过喻文州这么读下来也不是毫无收获的,机器人在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坏了,他醒来的时候和自己一样大。不过他比自己小一些。

喻文州在读完一年的黄少天的日记的时候叹了口气,顺便数了数书架上的日记本数,一共十二本。喻文州看过第一年的日记一共有三本,这里怕不是只有四年的日记。喻文州叹了口气,想着明天再继续看,就算不齐也没关系。就把黄少天的日记放回了原位,洗漱了一下就睡觉了。

“早啊,你可别是熬夜看我的日记,我的日记可没那么好玩,早睡重要。”

喻文州想起之前自己看黄少天的日记的时间段,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今天是第二年了,想搞个大事。但是吧我搞大事的受益人不是我,所以懒得搞了,真懒啊我。”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这个和第一本日记里面悠哉悠哉又不失活力的黄少天不一样。

“不过我还是打算搞!”

喻文州松了口气,这个才是他脑海里的黄少天。

“去年一事无成还都是负能”

这就是第一页所有的内容。

喻文州愣住,这和他看到的第一年的日记不一样。他翻了一页,发现日记里夹着一张纸,两张纸一对比,喻文州才发现两张纸的笔迹不大一样,是一个人不同时期写出来的——那张纸条的笔迹更加成熟,比起第二年的日记本更接近第一本日记。

“不好意思——我第一年的日记是重新改写过的。”

喻文州挑了挑眉,虽然不怎么想承认,自己现在规律的生活正是建立在第一年日记里面给人的正能量上的,不然他可能就拿着补番列表看起来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毕竟在这种大环境下,能有好的心境的人太少了,他也能理解黄少天。甚至可以说黄少天后面能振作起来也是十分得难得了。喻文州偶尔也看点别人的日记,文笔好的真的一个个都是致郁经典。

他突然听见隔壁传来说话声,腔调他挺熟的,就是那个机器人,喻文州的思绪立刻被打断了。

喻文州尽管一直在学习相关的课程,但是能不能让这个机器人重新正常运作起来还是随缘的,而且正常运作起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状态,喻文州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人没什么两样。喻文州似乎听见了脚步声,他环顾四周除了一个棒球棍没有别的可以拿来当防身武器的东西,他跑过去抄起棒球棍。

门锁响了,喻文州一动不动。门开了,那个机器人看起来呆头呆脑,对着他说:“主人——”然后打量了喻文州一番,似乎是决定无视喻文州和他的制造者长得不一样,继续说道:“有什么需要吗?”

还不等喻文州回答,机器人就搬来一把椅子把喻文州摁倒在上面,然后给他捏肩捶背揉脚砸腿。喻文州一脸懵逼。

“喂?醒醒……大清亡了?”喻文州哭笑不得地喊道。

这句话似乎被录入了机器人的语言库,它停下来歪了歪头。喻文州扶额:你的主人——我也不知道他给你弄了什么奇怪的设定。总之,我现在不是你以前的主人了。”

“啊,好。”机器人很是听话地后退一步,弯腰说到:“你好,这里是X。”

有了机器人,喻文州的一日三餐基本上被包了,修好了机器人的喻文州更加无所事事,每天就是看着黄少天的日记。

他在看完第五本的时候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最后一页是一个星球大好山河的表,喻文州有些害怕,他大概猜到黄少天想干什么了。

他怕不是规划了一个旅行路线。

第五年,喻文州下定决心出发了,拿着黄少天的六本日记,带着脑子里这两年里恶补的许多知识以及得益于机器人,他储存了不少脂肪。

剩下六本黄少天让他回来再看,喻文州觉得自己是真的闲着无聊没事干要听黄少天的了,但是黄少天这个人,还挺有趣的。他想,至少比自己积极。

之前有人说他理智,但是他清楚也是因为理智,他才这么消极,他可能看得太清楚了,就很累。

反正偶尔这么浪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第五年一月一日。

终于走出了基地,外面的空气居然比里面更湿润温暖。

看到了在电视上宣传良久的那片森林,绿油油的生机盎然,果然人类对环境的破坏……不说了,既然旅游就专心欣赏景色吧。

……”

“第五年二月十日。

生日快乐。我还要守在这里四年十个月二十天。还有  1760  天。「一个58x30+20的竖式,字迹稍微潦草了些」

大江东去。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突然感觉自己以前一直在浪费光阴,不过虽然这几年很闲,但也学到了很多。比如说我们星球真好看。

……”

“第五年六月十三日。

到了一个小镇,很古老的那种,在我那个时代应该是个旅游景点。

捡到了一本古书,感觉我们名族的文字真美,文字都很美。

其实我们的生命在‘无生命体’的眼中看来可能无比短暂吧。

更别提十年了。

……”

“第五年十月二十日。

正好是秋天到的,整片枫林都被染上了,很漂亮的红色。

开始后悔了,为什么出来之前不学写作啊。美丽的东西就在眼前,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的感觉,其实真的不好受。

……”

“第六年一月一日。

好冷。全世界都是白的,或许代表全新开始的一年吧。在雪里的小木屋里发现了黄少天留给我的一块巧克力。

但是没敢吃…。

但是还是谢谢他了。

……”

“第六年二月十日

赶路到了海边,接下来走慢一点吧。暖和了点,海风挺舒服的,想起了以前住的那个沿海城市。

少天和我是住一座城市的。我找到了他的一本日记,和一张傻得要死的照片。

不小心笑出了声,不过也没人听见啦。

……”

“第六年三月一日

我居然不是最的闲那个,还有个人建了个玻璃的水下隧道……太可怕了。

不过少天发现这个的时候,应该也很惊讶吧。翻了翻笔记里的对应部分,用了好多感叹号。

……”

“第六年三月十五日

打算在这个风景不错的岛上生活一段,顺便修修坏了的游艇,然后根据航线去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还好学过修理东西,不然就麻烦了。

少天还告诉我,下一个地点是一个很神奇很漂亮的地方

……”

“第六年七月二十日

盐沼真的太漂亮了,下次醒来的时候我要去那里看一辈子火烧云。后来看了看少天日记,他也这么说的,那就一起看吧。

要赶着点回去了……我还有点事情想干。

……”

“第七年一月一日

在热带雨林的边缘试探,但是不打算进去了,少天也说不建议我进去。

但是打算进去逛几天……应该死不了。毕竟从小就觉得热带雨林的物种很神奇了。

……”

“第七年二月十日

在山峰,一览众山小。

其实这个山有俩山峰,少天爬的另外一个,回头问问他那天看见了什么。

……”

“第七年五月一日

快完了。草原连成满眼的绿色,我觉得,太漂亮了。牛羊成群结队的,很舒服。

春末来这里应该会生机盎然吧。

……”

“第七年六月二日

花海太漂亮了。打算等花谢尽了拿点花籽回去种,离基地不远,正好我防晒霜也快用完了。

……”

“第七年九月一日

我回来啦。”

种花,学写作,有兴趣了就瞎写东西。没事和机器人聊聊天,感觉自己修好的机器人或许真的是个人吧。

“我觉得你的主人给你编码的时候单纯为了他自己啊。”

“是的,之后我还一本正经地试图给你按摩。”

“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他预见到了这些,在程序上花了点心思。不然我真的当时要被你按摩至死,我是真的觉着按摩疼。”

“我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没关系,小事情而已。”

“你也认识xiao shi qin?”

“他是谁?”

机器人抓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三个字“肖时钦”。

“这么一说,你原来的主人的名字还挺好玩的。”

“噗嗤,是啊。”

第十年的末尾。

喻文州轻抚过他的那一排日记本,满足地躺进舱内,他觉得他在这十年有黄少天的“陪伴”,这么一趟不亏。

他确实是有些绝望的,在这个星球因为绝望要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信仰的时候。

如果这个星球所盼望的当两个彗星以垂直角度在天空中交叉而过真的存在的话,喻文州醒来时愿意和黄少天……当朋友吗?

可能已经不止朋友了吧。

今天是我醒来的第一天,我转动意外温暖的把手,嗅到了一股花香与食物的香气混合起来的暖呼呼的气味。推开门,一个暖橙色的信封掉落,我猜是一个小机关,我拾起信封,拆开它并拿出信纸,展开后一看发现是用国际通用的语言写出来的,上面写着:

“下一位守夜人亲启:

你好,新的守夜人。

你可能对新的守夜生活报有很多期待,或是感到十分的迷茫。

我也曾经这么忐忑过,不过,你可以先吃顿我给你做的饭。

要是凉了千万不要吃冰冷的饭菜,微波炉里热一下更好吃,十年的第一顿饭,当然要好好吃,不然未来你指不定怎么对自己。先吃晚饭,在某个餐盘底下你会发现我的第二封信。

也就是说,吃完饭要记得洗碗。

顺便,自己以后也要学会做饭。

祝你们的十年,能过得愉快。希望守夜的你们能感到一丝温暖,毕竟我们是一个星球上的,一家人啊。

我温暖别人的力量,来源于另一个人,他叫黄少天,他用同样的方法温暖了我。

因为想把这份温暖传递下去,我就先传给你了。

喻文州”

这时,一个机器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弯腰给我鞠了个躬。

不知为何,我热泪盈眶。

喻文州没想到自己还能再醒来。他醒来时,第一件事就是看向右边,和他偷偷拍下来的照片一模一样,是黄少天。

“谢谢。”他说到,“你和别人不大一样。”

黄少天一醒来就听见别人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举手之劳。”

喻文州摇了摇头,轻声说:“谢谢你。”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回去读的书有没有用。

我看着他俩,感觉自己像被隔在蚊帐外面似的,不好意思和喻文州与黄少天道谢,隔壁的人突然对我说了声:“谢谢。”

我转头对他笑笑,和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觉得手上要是有杯热饮什么的就好了,可惜他说他不喜欢喝饮料。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两颗流行垂直地划过夜空表面。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眼睛很美。

=End=

来源是  @Rofix  大大的星球设计师/星球日记系列的零明:链接

是去年刚发的时候要过的授权,当时就想写了,拖了这么久,抱歉。也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两个人都这么暖,肯定相吸啊x

时隔一个月多,我终于写完了文州的生贺,主要是中间那段卡文了。本来是个很精彩的故事的,被我磨成这样。

断断续续地总算写完了,欢迎捉虫。

 @昴 我说这个月写完就这个月写完!

14000/46000

评论(2)
热度(38)

禾葭歌

“梦到所有都失去色彩 梦到世界如初见般斑斓”
不是疯子 是常人
从头来过
==============
背景lof自带
头像来自lofter的JUN

© 禾葭歌 / Powered by LOFTER